列车上的流动“防疫”战一声咳嗽都让人神经一紧

(抗击新型肺炎)列车上的流动“防疫”战:一声咳嗽都让人神经一紧

中新社怀化1月31日电 题:列车上的流动“防疫”战:一声咳嗽都让人神经一紧

在去年提案中,齐向东建议,尽快启动建设北京市属重要单位网络安全卫戍工程,建立北京网络安全防护管理体系,为首都的稳定与发展保驾护航。具体而言,把教育、医疗、金融这些领域和行业的重要计算机系统都分别建成行业的网络安全中心,在这个基础上,再建立市一级的网络安全应急的防护中心,和国家网络安全保障体系、在京中央企业网络安全基础设施实现联动,形成一个卫戍首都的整体防御体系,这是网络安全的未来。此外,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实现群防群治,同时依托补天平台等社会资源,建立漏洞收储和人才遴选机制,形成战略储备。

K268\7次是普速列车,务工流、学生流是春运期间的主要旅客,值乘该趟列车的是长沙客运段怀京车队。车队党总支书记樊立萍介绍,往年大年初五开始,旅客就很多了,初六、初八都是返程客流高峰日,列车不仅满载往往还要超员10%。

列车上的“防疫”战,最大的难点在于流动的旅客。旅客的一次咳嗽都能让列车员神经一紧,看到“红光满面”的要立马上前,多问几句“有没有不舒服”“有没有湖北、武汉或病例接触史”。

“庆幸虚惊一场。”樊立萍说,“繁琐的防护,警惕再警惕,都是值得的。”对于每一个铁路人而言,尽力阻止疫情随列车蔓延扩散是职责所在,也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

当天正值大年初七,是柴建成春节期间第二次值乘。怀化往返北京西的这趟列车全程1887千米,中间途经湖北、河南、河北,单程运行时间长达27小时。

柴建成和列车员却未因乘客的骤减而感到轻松。相反,这个特殊的春运让他们不得不格外谨慎:从量完体温允许值乘登上列车,再到折返退乘,无数次的消毒、清扫,不间断的列车巡视、问询,记不清多少次为旅客量体温,还要进行乘客信息登记、汇报和处理应急情况……

做完交接班,柴建成换了一个口罩,离开车站。他说自己的新年愿望就是:“每一位旅客都能安全抵达,每一次出乘都能安全退乘。”(完)

今年北京两会上,齐向东还将围绕于建设5G网络安全防御体系、加强区块链安全建设、做大做强北京网络安全产业等网络安全相关的焦点话题进行提案。

齐向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北京的新定位是科技之都,在5G、物联网、人工智能时代,网络安全应当成为北京科技创新发展的支柱产业之一,北京也理应成为网络安全之都。

这趟列车全程共24站。“抗疫的紧要关头,每一位旅客都是重点旅客。”樊立萍说,这要求我们要比平时更细心、更敏感、更严谨。

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节后返程高峰延迟,整趟列车载客量比往年春运同期减少了约八成。

29日,K268列车从怀化始发不久,列车员就发现一名男性乘客面部发红,一测体温37.8摄氏度。列车员迅速上报列车长,紧急组织该车厢的乘客分散到隔壁车厢。虽然乘客告知没有任何不适,只是喝了酒才体温偏高,但柴建成不敢大意,全程盯控观察,一小时测一次体温,直到乘客体温渐渐恢复正常,在河南关林站下车。

1月31日下午4点15分,北京西至怀化的K267次列车准点抵达怀化站,稀稀疏疏的旅客很快都下了车。列车长柴建成巡视完整列车厢,确认所有值乘人员体温正常后,长舒了一口气。

“说实话,我们的神经时刻是紧绷的。”经历过非典战役的柴建成说,虽然已有成熟的应急预案、严密的防护措施,“但旅客是流动的,我们的‘防疫’战也是流动的,这要求时刻在线、全程巡视,确保不漏查一名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