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总督府苏廷玉故居权属纠纷解决了

产权人、承租人、代管人关系如乱麻 法院调解重签合同百年总督府苏廷玉故居权属纠纷 解决了

坐落于福建泉州市鲤城区通政巷4号的苏廷玉故居,以五进五开间、燕尾脊结构官厅为主体,占地面积约4000平方米,是一座具有百年历史的清代总督府邸,也是泉州市目前面积最大、保存较为完整的官邸。

2020年1月7日,在承办法官的主持下,各方当事人签署了调解协议。根据协议,现产权人胡某辰、王某芳与上述文化公司重新签订15年的租赁合同,各方放弃其他诉求。协议签署后,各方当事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表示对调解结果非常满意。

司法助力古城保护与发展

政务服务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与企业和群众不断提升的需求相比,政务服务提质增效远未到松口气、歇歇脚的时候。“门好进、脸好看”,但还是“事难办”;过去的“管卡压”变成“推绕拖”;政务服务热线永远“占线”,无人接听;电子政务流程设计不够灵活,让事情更难办……这些问题或多或少存在,影响了企业和群众对政务服务的体验与评价。“好差评”制度是电商的“伟大发明”之一。把它移植过来,对政务服务的改善意义有多大,不妨参照它在电商领域的巨大作用。

引入一项制度并不难,难在避免水土不服、南橘北枳。“好差评”制度在电商领域是成功的,其成功秘诀之一在于“透明度高”“能见度强”。用户评价是公开的、透明的,可供其他用户作决策参考的,而不是隐蔽的、秘密的,只有商家才知道。政务服务开展“好差评”时,流程和结果也应该是公开透明的,要让企业和群众看见之前用户给出的评价。如此,“好差评”才会成为高悬于服务者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为维护苏廷玉故居的完整性,充分挖掘其深厚的历史文化资源,综合考量、权衡各方利益,鲤城法院多次组织各方进行沟通、交换意见,并召集现产权人从菲律宾回国,与现承租人及相关方进行调解。经过多次释明法理、讲明情理,最终促成各方当事人握手言和,彻底解决了长期未决的纠纷。

2、同乘人员如有发热、咳嗽等症状,请就近到网上公布的指定医院发热门诊就诊或寻求当地疾控中心帮助。就诊过程中要全程佩戴口罩,尽量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如果检察机关和侦查机关都把工作做到极致,案件仍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应当贯彻疑罪从无原则,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万春说

1、同乘人员返家后,暂不要外出,居家医学观察14天,实行每日早晚两次体温测试记录,并第一时间与当地疾控中心联系。

得知自己被起诉后,泉州某文化公司将上述泉州某国企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合法有效。

“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应该说,政务服务这份卷子,近年来还是答得不错的,“阅卷人”给出的分数也越来越高。政务服务大厅已是各地政府的标配,电子政务、政务服务类APP等大范围使用,让许多政务服务事项在手机上就能完成,实现了“零见面”“零跑动”。像“粤省事APP”,用户只要扫二维码或“刷脸”实名注册登录之后,就能实现700多项高频服务事项“一站式”办理。许多用户体验过这个APP之后,感叹真是越来“粤省事”了。

3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新修订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明确对于不批准逮捕后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或者审查起诉阶段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制作补充侦查提纲,写明需要补充侦查的事项、理由、侦查方向、需补充收集的证据及其证明作用等,送交公安机关。

文/本报记者郭琳琳统筹/池海波

苏廷玉(1783—1852年),字韫山,泉州府同安(今属厦门翔安区)人。嘉庆十九年(1814年)登进士第,钦点翰林庶吉士,曾任四川省按察使署布政使、总督加兵部侍郎衔等职。苏廷玉卸任回到泉州居住后,捐修泉州考亭、文昌庙、尊经阁,撰书(写)《觉世真经》、《泉州府学明伦堂立匾记》等,弘扬先哲,激励后学。

泉州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原主任陈鹏鹏表示:“苏廷玉故居一案成功调解的经验,对今后处理泉州古城建设与发展中遇到的类似问题,具有重要参考价值。”近年来,泉州着力古城保护与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但围绕古建筑、老民居产生的权属纠纷也不可避免地增多。鲤城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在保护当事人合法利益的前提下,探索所有权与使用权的适度分离,让市场活力依法依规地注入古城保护中。

1月17日,从北京西站乘坐地铁到北京南站。

随后,该国企也呈上一纸诉状,请求确认其盖的二层“综合楼”属自己所有,并要求胡某辰、王某芳支付公司自1978年租用该房屋后,用于修缮、维护的费用共计10万元。

故居再度焕发新活力,但一直潜在的产权、使用权归属等争议也终于显露出来。2018年10月8日,一直居住在菲律宾的苏廷玉故居现产权人——胡某辰(原产权人胡某朋二儿子)、王某芳(胡某朋大儿子之妻,其丈夫已去世)来到鲤城法院,起诉泉州某文化公司,要求其立即搬出故居,将房屋交还,并赔偿房屋占用期间的租金。

鉴于三起案件均围绕苏廷玉故居的租赁使用问题而引发,为减轻各方诉累,提高诉讼效率,鲤城法院决定将三案合并审理。同时,为了解实际案情,承办法官多次前往苏廷玉故居进行实地调查、勘验,走访多位闽南文化保护领域专家、学者,并前往泉州市档案馆、泉州市图书馆、华侨大学图书馆等地查阅相关档案和地方志。

现产权人、承租人、实际代管人,三方既是原告又是被告,三起案件犹如一团乱麻,错综复杂。如何厘清各方关系?又该如何审理才能妥善化解这起复杂纠纷呢?

1978年,刚刚成立的泉州市某部门(泉州某国有企业前身)急需一处办公场所,便向苏廷玉故居原产权人胡某朋租赁该房屋。房屋出租后,由于自己长期居住在菲律宾,胡某朋便将房子全权委托给亲戚林某雄代为管理。1982年,因原有房屋面积不够使用,该部门在房屋土地范围内新建了一栋二层“综合楼”。

经过调查,承办法官发现,涉案文化公司在古建筑修缮、闽南传统文化推广上具有一定的经验和实力;而两名现产权人长期居住在国外,且经济条件并不宽裕。

沧海桑田,其故居也经历了从辉煌到衰败,再到重生的兴衰变化。

有以上共同出行史的乘客、乘务员请注意:

患者26日出现发热,于27日由父亲驾私家车送到鸡西市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立即进行隔离治疗,与其密切接触者已居家隔离医学观察。

“刷好评”“删差评”是损害电商“好差评”制度公正性之痛,并由此催生“水军”“差评师”之类的奇葩职业。保障政务服务“好差评”结果的真实客观、公平公正,不仅事关政务服务者之权益,也是制度“存活率”之重要保障。由谁来操作(有人建议由第三方评估机构组织实施)、如何收集与认定才能保障“好差评”结果最大限度接近真实客观、公平公正,值得仔细探讨、探索。

万春表示,检察机关应进一步明确退回补充侦查的条件,严格审查退查的必要性,完善退回补充侦查引导和说理机制,提升退查的实效性和取证的精准度。

1月16日,19:50从武昌站乘Z38(04车厢15号中铺)于6:40到达北京西站。

苏廷玉故居等一座座历史古建筑是泉州古城记忆和文化底蕴的集中体现,鲤城法院在审理该案中,坚持故居保护与各方合法权益兼顾的工作思路,秉持调解优先的原则,以期达到实质性化解纠纷的目的。

必须“带电运行”,“好差评”制度才有震慑力与约束力。差评对商家“杀伤力”有多大?一位电商卖家说,10个差评就可以干倒一家店。“干倒”一家店的,不是电商平台,而是用户集体抵制,让商家在市场无立足之地。政务服务稍为不同,“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特点决定了企业和群众无法选择“用脚投票”。因此,对于考评结果的奖惩要在体制内执行。与个人、部门、地方政府的绩效考评挂钩,奖优罚劣、赏罚分明,让干好干坏不一样,“好差评”制度才能有刚性可言。

(广州日报评论员练洪洋)

1月17日,20:32从牡丹江乘K39(01车040号)到达鸡西市,由父亲驾私家车接其返回其家中。

鸡西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从司法实践看,一个案件经历二次退回补充侦查,经历的诉讼环节增多、办案时间拉长,当事人对司法活动的负面感受也随之增强,办案的社会效果变差。”最高检检委会专职委员万春在发布会上说,最高检在地方调研时发现,有的检察机关办理案件的二次退回补充侦查率较高;有的案件经过二次退回补充侦查,效果仍不理想;有的退回补充侦查提纲制作得较为粗糙,侦查机关难以操作。

由于交通不便、沟通不畅等原因,自2002年之后,产权人和代管人长期对苏廷玉故居缺乏有效管理,而该部门也改制为某国有企业,办公场所迁至丰泽区,成为苏廷玉故居的实际代管人。2014年,该国企将讼争房屋转租给泉州某文化公司。此时,苏廷玉故居已出现砖墙倒塌、梁柱腐蚀等破败现象。

多番调解维护故居完整

涉案三方既是原告亦是被告

3、居家隔离人员如想了解有关消毒、隔离等要求,请与各地疾控中心联系,有专业人员为您解答指导。

2018年10月8日,一直居住在菲律宾的苏廷玉故居现产权人——来到福建省泉州市鲤城法院,起诉泉州某文化公司,要求其立即搬出故居,将房屋交还,并赔偿房屋占用期间的租金。这场诉讼,使得围绕这座百年总督府产生的产权、使用权归属等问题进入人们的视线。昨日,从鲤城法院传来好消息,法院调解产权人与文化公司重签合同,保护古建与产权人权益实现了“双赢”。

故居曾经几易其“主”

泉州某文化公司承租后,投入资金以“修旧如旧”的方式对苏廷玉故居进行修缮和建设,并进行文化推广及经营,使得苏廷玉故居所蕴含的历史文化价值得以较好展现,成为弘扬闽南传统文化和海丝文化的新平台。

1月14日,承办法官再一次来到苏廷玉故居,对案件进行回访。涉案文化公司创意总监秦某表示,纠纷顺利化解后,下一步,公司将对苏廷玉故居进行统一规划,把其打造成展示泉州古城文化的新地标。

政务服务“好差评”制度,更多反映的是当下的、静态的政务服务情况,改善也是被动的,从更高标准、更严要求出发,还应该变被动为主动,认真分析、研判、摸准群众“好差评”大数据背后的社情民意,主动改进履职,真正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