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被迫去尾求生被收购创企或面临多重命运

当WeWork在规划其未来的时候,它收购的那些华而不实的初创企业也在寻求新的发展方向。

WeWork昨天宣布将关闭其四个月前以4250万美元收购的Spacious。Spacious致力于将餐馆里的空余空间变成了共同工作的空间。当《财富》杂志在8月份报道这宗交易时,引用了一些令人尴尬的论述,比如复兴资本的资深IPO市场策略师Matthew Kennedy表示:“WeWork目前仍处于增长模式,它们需要在IPO后仍然保证这些增长数字,而一些收购将帮助它们做到这一点。”

在这个乍暖还寒的初春,我很高兴收到你们的来信。

你们是未来的接班人,希望你们好好学习,投身于祖国的建设,不惧艰辛、勇敢前行!

在疫情防控仍然处于关键阶段的时候,我收到了你们来自广东广州、广东江门、佛山南海、东莞石龙、北京、山东淄博、山东济宁、安徽池州、江苏连云港、广西梧州等地的来信,有很多地方我还没有去过,谢谢你们把家乡的风景带到了我的眼前。

钟南山院士对收到小朋友的来信,十分珍视,认真阅读了每一封来信,亲自回信,并亲笔写下了对青少年的寄语:

对于增长,对于IPO,对于收购,WeWork都给予了太多希望。

信中,我看到了你们认真的一笔一划、用心设计颜色鲜艳的图画、稚嫩的文字、真挚的语气、你们的勇气和理想,都深深地感动着我。生长在这个时代,你们是幸福的。你们善于表达、善于分享,中国有你们这些充满活力的新生代,我感到无比欣慰!

据报道,Teran正与一个竞争对手展开争夺,以夺回其在公司的所有权。Teran正在筹集资金,准备回购Managed by Q,但工作场所管理平台Eden也参与了竞购,这家公司一直是Managed by Q最大的对手之一。

然后就轮到了Managed by Q,这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按需办公服务类的初创公司。今年4月,WeWork同意以2.2亿美元收购该公司。根据交易条款,Managed by Q的首席执行官Dan Teran在收购后将继续留任,公司及其500名员工仍将是一个全资拥有的独立实体。

2018年3月,当WeWork以1.136亿美元收购Conductor时,记者曾写道,这家联合办公的巨头正在用其看似无限的现金来表明,它有认真对待增长的任务,它有认真巩固在企业界的地位。

我相信你们会好好利用“停课不停学”的这段日子不断学习,用知识缝制铠甲,不远的将来,当你们走出社会,在各行各业都将由你们披甲上阵。

(总台央视记者 陈旭婷)

与此同时,内容营销平台Conductor刚刚宣布了一场胜利。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Seth Besmertnik、首席运营官Selina Eizik和投资者Jason Finger从WeWork手中回购了公司。但具体财务条款没有披露。

有娟秀的字迹,工工整整;有稚嫩的笔迹,用拼音代替不懂写的字;有素雅的铅笔人物肖像画,也有鲜艳漂亮的手抄报;有来自幼儿园孩子的画,也有来自备战高考的高三学生的信。在此以前,或许很多小朋友并不知道“钟南山”为何人,然而,这个鼠年的春节,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小朋友们追上了这颗最耀眼的星,也对“医生”“护士”“科学家”的这些职业名称,有了新的认识,甚至激发了长大后从医的理想。

这三家公司的命运对创始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教训:当心你的买家。

这个春节注定是不平凡的,你们有害怕、也有担忧;但是我更多地看到了你们的勇气和你们的理想。新冠肺炎,这不是中国的疾病,而是人类的疾病。希望你们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白衣天使战队,无论是在一线抗疫,还是在家里学习,我们都是在与疾病进行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