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柳州银行200万元获刑13年当事人多次上诉近日再迎终审判决

    一场旷日持久的贷款诈骗案审理终于尘埃落定。

尽管日本人口下降已持续多年,但如此大规模降幅确实令日本各界担忧。2019年新生人口数量只相当于1947年日本婴儿潮时代(当年新生人口曾达到267.88万人)出生人口的三分之一。此后,新生人口开始下降,1989年日本新生儿数量为124.68万人,2016年首次跌破100万人大关。2005年,日本首次出现新生儿数量低于死亡数量,日本人口开始自然减少。

类似的心理问题在低龄留学生身上更为明显。据深圳新闻网2014年报道,家长们认为子女年龄越小,出国越容易适应,但实际上由于独立能力和心智尚未成熟,低龄留学生更易受心理问题困扰。

新生人口持续下降将给日本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严重不利影响。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前所长、津田塾大学综合政策学部教授孙田朗表示,日本每年减少50万人口,相当于每年失去一个鸟取县的总人口。新生人口下降,将给日本的养老金、医疗、护理等社保事业带来较大冲击。由于劳动力人口下降,将使支撑社保制度的缴费者减少。同时,领取养老金的老年人口不断增加,社保体制难以为继。此外,这也将对经济发展带来负面影响,少子化将造成劳动力不足,即便人均劳动生产率维持现状,日本的社会总产值也将下降。

本报驻东京记者 苏海河

曾某称,在覃某庆来银行签订合同时,其和同事按程序检查了提供的房产证原件等资料,并没有发现问题。

在对名校情结的追捧之下,留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却未得到足够重视。王睿宁认为,在部分家长及留学机构心中,收到录取通知书是最重要的环节,但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解。

深圳市全程青少年心理研究所所长叶伟泽在该采访中表示:“从我们(经手)的个案来看,15岁到18岁的咨询者占比达到65%,他们出国后普遍适应性要比到国外读研的本科毕业生差很多。”

但在过度强调名校光环后,学生往往不愿意向外吐露内心苦闷。王睿宁告诉界面教育:“一个考入常春藤的学生可能会羞于向他人倾诉,自己甚至不会用美国的洗衣机和烘干机,而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个极小的侧面。”

面对低龄化的留学,王睿宁认为,家长在担心孩子学习成绩的同时,更需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并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她说:“只有在保证孩子安稳、健康的生活、养成正向价值观的前提下,学习效果才能得到最佳显现。”

之后覃某庆多次上诉,从2013年第一次被判刑一直到2019年,法院对覃某庆的判决多次更改,直到最近才又有了一次终审判决。

“留学低龄化实际上是倒推的逻辑,在美国高中就读会在竞争激烈的大学申请中有更大优势。为了进入优质的美国高中,又要提前准备美国初中入学。”王睿宁说。

至于日本新生儿人口下降的原因,此间分析认为,育龄妇女人数下降是主要原因。今年7月份统计显示,25岁至39岁女性比去年减少22万人。近年来,日本妇女平均生育1.42胎,人口基数少也导致生育率低。本世纪初,日本政府曾提出到2016年实现每名妇女生育1.8胎的目标,但至今没有实现。

在中小学阶段出国留学的人数正在呈指数型增长。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在美留学的中小学生数量从2006年的1000人上升到2016年的3.3万人。

日本厚生劳动省每年根据1月份至10月份新生儿数量推算出全年出生人数。据此推算2019年出生人口为86.4万人,首次跌至90万人以下,是1899年日本有人口统计以来的最低数值。此前,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曾预测,2021年出生人口将跌至86万人。

覃某庆在此情况下,联系到了廖某,廖某表示可以介绍覃某庆到柳州银行贷款。

低龄留学对于亲子关系也是极大的挑战。在王睿宁看来,高中及以下阶段的学生在出国后,极大可能在身份认同、文化习惯等方面与父母形成认知隔阂。“我们要帮助家长去理解孩子转变的原因和过程,让家长意识到这样的转变是普遍存在的,从而加深双方的理解,保持健康和亲密的关系。”她说。

2013年4月13日,覃某庆第一期贷款到达还款日,曾某多次催收未果之后,开始核实覃某庆及担保人资产,结果发现覃某庆申请贷款时所提供的房产证、银行账户对账单均是虚假的。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最新统计,今年全年日本新生儿数量为86万人左右,比去年少5.4万人,首次跌至90万人以下,比有关机构的预测值提前了两年,表明日本社会少子化问题日益严重,正以超出想象的速度发展。

在覃某庆申请贷款当天,柳州银行与覃某庆签订合同后,马上发放200万元贷款,然后通过覃某庆提供的受托支付材料将200万元转至覃某的农行账号上。

在她看来,低龄化留学的主要推动力量来自家长,他们对于子女进入世界顶尖大学抱有更高的期待。这一期待也有现实依据,据公众号“外滩教育”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本科早申录取结果中,普林斯顿大学录取11名中国学生,其中8人来自海外高中。哥伦比亚大学录取13名中国学生中也有9人高中在海外就读。

此外,新的社会问题也是出生人口下降的重要原因。一是未婚率上升,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2015年的一项调查,50岁人口中男性未婚率为23.37%,约每4人中就有1人未婚;女性未婚率为14.06%,约每7人中有1人未婚,均创历史最高纪录。二是晚婚,这也是生育率下降的重要原因。2018年,男性平均结婚年龄为31.1岁,女性为29.4岁。

上述事实,足以认定覃某庆犯贷款诈骗罪。2013年5月,覃某庆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因犯贷款诈骗罪,覃某庆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10万元;由于覃某庆还犯抽逃出资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0万元,最终被执行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30万元。

2013年1月,经廖某介绍,覃某庆与柳州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中心微贷客户经理曾某对接,商讨贷款事宜,曾某要求覃某庆提供房产证、个人银行账户流水单等贷款资料。

“录取只是留学生涯中的一个环节,之后的生活中还会面临很多意想不到的难题,租房、医疗、保险、学业、如何建立正面社交等等,每一环都能成为障碍,留学生在面临这些难题时的压力,留学前真的很难想象。”她说。

2013年3月13日,覃某庆以采购饲料为由,由两人提供担保,使用伪造的房产证、个人银行账户对账单等虚假资产证明,向柳州银行申请贷款200万元。

日本现有人口1.26亿。据预测,到2053年将低于1亿人,到2065年将减至8808万人。届时,人口老龄化比例将达到38.4%。人口问题已成为日本的头等大事。

日本媒体指出,虽然日本政府重视解决少子老龄化问题,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将少子化作为“国难”来应对,近年来加强了对婴幼儿免费入托、教育等支持力度,但由于劳动制度改革造成派遣工、临时工增加,工作不稳定、收入下降、住宅紧张等原因,年轻人结婚欲望下降,2019年新婚夫妇只有58.3万对,比上世纪70年代下降近一半。因此,让年轻人早结婚已成增加人口的当务之急。

此外,生活压力特别是家庭经济条件也是影响生育的重要原因。201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56%的人称子女养育费、教育费用负担过重,另有40%的人因年龄原因放弃生育。

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判决书显示,2010年至2011年,覃某庆欠外债数百万被人告上法庭,并于2012年10月被法院执行了大部分财产。

耶鲁大学2013年发布的研究结果显示,45%的中国留学生称出现抑郁症状,29%的人称有焦虑症状,而美国大学生总体抑郁和焦虑比例只有13%左右。此外,斯坦福大学及佛罗里达大学都曾于2019年传出中国学生自杀的消息。

由于少子老龄化日益严重,在日本经常能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还在工作。图为东京一家玻璃装饰品工厂内,老工人和青年技术员共同操作自动切割机。 苏海河摄

日前,裁判文书网披露,广西贵港市人覃某庆因贷款诈骗罪最终获刑12年,这场从2013年就已经被法院判决,经过当事人数次上诉,几次改判的案件,在日前再度画上一个句号。

在数量增长背后,留学生在文化冲击下的心理问题也凸显出来。在1月5日举办的2020中国国际教育盛典暨福布斯中国国际教育指南发布会上,北美留学生网执行副总裁王睿宁表示,在留学低龄化的趋势下,学生的心理健康更需要被关注。

与此同时,死亡人数却达到137.6万人,比去年增加1.4万人,为战后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死亡人口与出生人口数量相比,自然减员51.2万人,比去年增加6.8万人,为历史上首次人口减员超过50万人。这也是自2007年以来连续13年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

2019年10月,由于覃某庆的上诉,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度对覃某庆一案进行审理,并最终认定,覃某庆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10万元。

200万元到账之后,覃某庆借给廖某80万元,另外由于廖某帮忙联系贷款,支付给廖某好处费8.4万元,剩余款项用于归还欠款和发放公司员工工资等相关事宜。

这群低龄留学生的占比也在上升。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出国读高中(及以下)的学生占当年所有出国留学学生的36%,而在2013年这一数字还不到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