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被赶出公司后命运几何乔布斯卷土重来多数销声匿迹

北京时间12月27日消息,美国网约车巨头Uber联合创始人、长期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抛售了他的剩余股票后在周二退出了董事会,与Uber这家他一手带向成功的公司切断了最后一丝联系。

例如,可能只有最精通科技行业历史的学生才会知道伦纳德·博萨卡(Leonard Bosack)和桑迪·雷纳(Sandy Lerner)的名字。他们是思科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在思科1990年上市后被驱逐。直到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在1995年成为思科CEO后,思科才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并短暂成为世界上最具价值的科技公司。

对于其他所有被驱逐的科技公司创始人来说,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经历很难复制。1997年,当乔布斯回归苹果时,苹果距离破产仅有几周时间。他叫停了一些错误决定,毫不留情地关闭了表现不好的产品线,然后缔造了一系列热门产品:iMac、iPad、iPhone以及iPad,最终把苹果变成了世界上最具价值的公司。在乔布斯回归苹果的十年前,他买入了多数皮克斯动画公司的股权,这为他日后取得的巨大经济收入奠定了基础。

一路走来,乔布斯和多西都投入了大量精力建立新公司,收购新兴技术。和他们一样,卡兰尼克也计划花时间建立一家新的创业公司CloudKitchens,打造和管理中央厨房为外卖应用烧饭。如果Uber继续表现不佳(股价自IPO后已下跌逾30%),而卡兰尼克学会了如何在不重蹈Uber覆辙的情况下建立了一项盈利的业务,那么他可能会成为少有的几位卷土重来的创始人。

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就是这样一位真正开启人生第二幕的创始人。作为首个热门网络浏览器网景领航员的开发者,安德森与他人联合创建了互联网泡沫时代最成功的公司之一:网景。然而,微软公司通过在Windows系统中捆绑浏览器的方式摧毁了网景。随后,网景也被AOL收购。

亿万富翁型:微软联合创始人艾伦

很少有创始人能够接连打造两个成功的企业,尽管多西可以说在此行列中,他在回归Twitter前创办了第二家公司Square。一些成功的创始人在同一家公司还扮演着创业者的角色,例如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利用他的电商主导地位打造了世界上最大企业软件公司之一:亚马逊云计算服务(AWS)。

Uber联合创始人卡兰尼克

和这些前辈相比,卡兰尼克建立了一个不同的行业形象,比其中一些人更有名,但声誉也比所有人更差。和其他创始人离开时的公司相比,Uber是一家体量远远更大,市值更高的公司。即便如此,如果Uber继续沉沦下去——依旧在巨亏,投资者无法相信Uber的最终盈利计划,那么卡兰尼克可能最终只会是硅谷历史上一个特别平庸时期的一个很好的“注脚”。

就这一点而言,CloudKitchens也可能会成功。卡兰尼克或许也能把他的经验和资金转变成另外一家完全不相关的公司。

十年后,安德森与他人联合创建了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在这里,安德森利用他作为创业者的难得经验打造了硅谷最成功的风投公司之一。其他进军风投领域的知名创业者还包括职业社交网站领英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现在是Greylock Partners合伙人)、AOL前CEO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联合创建了Revolution Partners)。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Allen)在1982年因为健康原因离开了公司,距离微软创建只过去了7年时间。不过,他保留了自己的多数微软股票,多次让自己成为了亿万富翁。一路走来,艾伦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多个兴趣中,包括收购NBA球队波特兰开拓者队和NFL球队西雅图海鹰队,并在西雅图大力布局地产生意,创办了一家研究人脑的研究所。他还买下了全球最大的游艇之一,上面还配备了一个小型潜艇,成为摇滚乐队主唱兼吉他手,并为他的音乐偶像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修建了一个博物馆。2018年10月,艾伦因为癌症去世。

开启人生第二幕型:网景创始人安德森

卷土重来型:苹果创始人乔布斯、Twitter创始人多西

同样默默无闻的还有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和马克·塔彭宁(Marc Tarpenning)。他们在2003年联合创办了特斯拉公司,并获得了前PayPal高管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早期投资。在马斯克的古怪领导下,特斯拉在挣扎多年后终于成为了一家重要汽车制造商和标志性品牌。

Twitter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完成了类似的壮举。在2008年被解除CEO职务后,多西在2015年重新执掌公司,先是担任临时CEO,随后成为正式CEO。在他接管公司后,尽管Twitter月平均活跃用户停滞在3.25亿左右(现在已把指标修改为可获利的日活跃用户),但核心业务稍微得到改善,2015年至2018年的营收只增长了37%,同时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下的净利润增长了两倍以上。

销声匿迹型:特斯拉、思科联合创始人

尽管卷土重来和开启人生第二幕都令人鼓舞,但是他们只是特例。和多数人一样,大多数公司创始人只能成功一次。在他们离开公司后,可能也会继续精彩和成功的人生,但是很少能够像他们创建的公司那样重新进入公众的视野。

那么,接下来卡兰尼克将何去何从呢?科技公司创始人被驱逐的故事此前已在硅谷上演多次,一般会有四种结局:

从多个方面来说,卡兰尼克的心思都放在了Uber上,似乎没有艾伦那样的广泛兴趣。而且,艾伦的净资产在1999年达到顶峰时在300亿美元左右,去世时仍有200亿美元。相比之下,卡兰尼克只出售了不到30亿美元的Uber股票,很难在如今的时代买下一支NBA球队。

卡兰尼克在2009年与其他人一同创建了Uber,并在次年接任CEO。2017年,在卡兰尼克出现一系列过失后,他遭到投资者的逼宫,被迫辞去CEO。他的过失包括纵容了霸凌和骚扰女性的职场文化,公司因窃取自动驾驶技术机密被谷歌母公司Alphabet告上法庭。卡兰尼克在Uber董事会留了足够长的时间以协助寻找接班人,然后从今年稍早时候开始抛售他的股票。

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塔彭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