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共同战“疫”海归医生在武汉

陈旭(左二)与同事奋战在战“疫”一线。

正月十五那天,花半个多小时脱下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后,看到了朋友微信发来的节日祝福,同济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陈旭才意识到今天是元宵佳节。

“等这场仗打赢后,我想紧紧抱住她们。”他说。

2012年,夏文广曾作为高级访问学者前往美国纽约州立大学交流学习。回国后,他在医院分管医疗、护理、院感、装备、科研等。

“有位神经内科教授39岁,我40岁,我俩感情特别好,以前常在一起讨论病例,相互请教。但现在,他躺在病床上。我们还有好几位像他一样的同事。”电话那头,晏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战“疫”,无论生死,义无反顾。

同事们并肩作战,他们是对抗病魔的狙击手,但稍有不慎自己也很可能会被感染。晏维的几名同事正是在连续多日的紧张救护工作中感染新冠病毒,从他的同事变成了他的病人。

“你要加油,再加油!一定能治得好!”重症病房里,只要病人意识还清醒,陈旭就会说鼓励的话。面对病魔,足够的信心是开给患者的一剂良药。

病人听到了,会微笑着朝陈旭点点头。“笑容里是信任。患者将生命相托,我们其实是彼此鼓励。”

2月4日,立春,万象更新。

“这有啥呢,大家都是这样的,都往前冲!这是救人命啊!”

来自家人的鼓励正是如今超大压力下高强度工作中最大的安慰。睡前,他打开了儿子自己裁纸、折叠而成的信封,上面画了几只向上飞舞的彩色气球。

他给记者发送了一张几名医护人员与邓婆婆的合影。婆婆笑容慈祥,身旁的医护人员右手握拳,眼神坚毅。

“爸爸,生日快乐!”

武汉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医生易伟正在轮休,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接到了一个两周以来让他最高兴的电话——“98岁的邓婆婆正式出院了!”

10日,山东龙口油管有限公司开始复工生产,400多名员工报到上班。作为国内油管行业中产量最大、品种最全的厂家,龙口油管高压油管国内市场占有率达60%,是潍柴动力、中国重汽、云南云内的主要供货商。龙口油管技术部负责人刘照斌告诉记者,仅潍柴动力一家,80%的油管都是我们提供的,所以我们要尽快复工满足下游企业的需求。他介绍,虽然年前公司储备了一批产品,但无法足量满足客户需求,因此,龙口油管早早便开始准备复工手续,得到了所在地芦头镇和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的批准,再经过市工信局的现场核查后,于10日正式复工。”很多车企生产的救护车也是用我们的油管,特殊时期救护车也在加产,我们更得抓紧复工。”

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早已开足马力复工复产的山东医药企业不止齐鲁制药一家。

同时,在位于鲁西北的滨州,魏桥创业集团党委紧急部署,要求生产单位山东向尚服饰文化有限公司组织员工迅速返厂,紧急转产口罩。生产过程中,广大职工加班加点,纺织销售总公司30多名党员干部带头,到生产车间装包、装箱、装车协助发运。春节期间,公司党员干部全部到岗,生产发运10余万只民用防护口罩至抗击疫情一线;在位于聊城的信发集团,其化工公司平时不生产次氯酸钠,但为了给聊城市或更大范围及时供应84消毒液,信发集团连夜改造车间生产工艺,压减其他产能,赶制消毒液。

目前生产、销售等各项工作已全线复工的杰瑞集团董事长孙伟杰告诉记者,”虽然疫情对整年的生产计划是有影响的,但总体影响不大。我们下游很多供应商不开工或延期开工,导致公司产品物料不能按期到货,生产延迟;物流延期、公路运输难、国际采购的物流航班取消或变更,这都为生产计划造成影响。虽有影响,但我们都在积极的协调,采取措施加强采购,保证生产,同时我们也相信随着疫情的缓解,这些影响会越来越小。”他说,”医用口罩是由聚丙烯(PP)颗粒作为原材料制成的无纺布生产而来,而聚丙烯又是原油生产后经炼化加工而来,因此保证我们的石油生产,也是从最前端保证医用口罩原材料的制造。杰瑞集团的大部分装备都是围绕着油气田的开发展开的,所以杰瑞的复工在一定程度上也为国家能源开发、为疫情防控提供助力。”

“98岁高龄,高血压、心脏病,有很多合并症。入院时情况很不好,也无法说话。婆婆最后能够好转并出院,我们整个科室人员都开心极了,这对我们是极大鼓舞啊!”易伟说。

“进厂员工按照健康复工规定,严格施行测体温、饮食、住宿消毒、清洁保障等各项制度。进入车间后进行更衣、洗手、消毒等流程,员工全程佩戴一次性口罩,工作完毕后再次进行消毒离厂。”齐鲁制药有限公司高新分厂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家集采药品需求量比较大,目前一线员工正在保质保量加紧赶工,24小时”三班倒”完成各项生产任务,因春节停工的子公司最早从正月初二就已复工。

最近,他所在的科室有8名年轻的医护人员火线递交入党申请书,为的就是能够“冲锋在第一线、战斗在最前沿”。摆在党支部书记晏维面前的,正是这一份份“请战书”。

之前,网络上一组医护人员脱下防护装备后脸上满是印痕的照片曾“戳中”无数网友泪点,陈旭也看到了那组照片,人虽不在其中,但脸上的印痕是一样的。“这也算是我们战斗在一线的印记,同事间看着彼此脸上的印痕相互打气,都拼命地给对方鼓劲。”

而如果此时你走进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202车间,会看到车间里的9条生产线都在开足马力生产。”比之前增产30%,很多职工放弃了休假。”车间主任邢忠南说,”是整个春节假期都没休假。”

舒朗集团要求,本地复工工人经过体温测量无异常后方可进入园区,防护服、口罩、鞋套穿戴齐全后方可进入生产车间,对于5%外省员工,则在9日抵烟之后自行在家隔离。截至10日,已有400余名符合复工条件的员工回到岗位,加班加点参与防护服的生产。尽管如此,目前舒朗集团仍有近2000名的人员缺口,特别是能在一线工作的缝纫机工,吴健民不得不在朋友圈发起了招工启事。面对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他表示,将本着”尽己所能,共克时艰”的精神,不计成本与利润同疫情作斗争。据测算,所有厂房、设备和人员配齐后,医用级防护服每日产能可达到5000件,民用级防护服日产20000件。

邓婆婆,98岁,出院!

“目前,齐鲁制药各子公司、基地、药物研究院均已有序开始生产工作。”齐鲁制药集团副总裁张汉常说,一方面主要生产前期在国家药品集中采购中的中标药物,另一方面,疫情防治用药目录的药品也在加紧生产。”我们将在确保防疫安全、生产安全的前提下,开足马力满负荷生产,全力保障民生用药。”

“不务正业”,迅速转产防护物资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医护人员不分昼夜,在战“疫”一线担负起艰巨使命。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此时此刻,千千万万医务工作者正在忘我工作,保卫人民健康。在他们之中,就有曾经在国外留学或访学的海归。

这两天,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的同事,在康复并度过隔离期后,迅速返岗,重新投入到救治工作中。战友,陆续归队。

易伟是瑞典于默奥大学医院的博士后,年前接到医院通知,各科室选派一人抽调到应急小组,他是从神经外科抽调的第一名医生。易伟原本打算回广东广州老家过年,接到指令后二话不说,就退掉了回家的机票。嘴上还瞒着父母说“争取几天后回去”,但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年,又不能回家过了。

截至发稿,记者了解到,为抗击疫情,酷特智能迅速调整产能结构转产的民用隔离衣也已全面投放市场。

这天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夏文广46周岁的生日,他收到了9岁儿子亲手制作的一份特殊礼物。

来自患者家属的理解与支持常常让陈旭动容。重症科病人情况危急,家属无法进入探视。有时电话沟通病情时,病人家属会叮嘱陈旭和同事做好防护、记得吃饭;有的病人家属还发来短信,诚挚感谢医护人员的无私付出。

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几名武汉战“疫”一线的海归医生,在距离北京1100多公里之外的江城,他们是同心并肩的战友。

“我们把医生分成3组。第一组是一线值班医生,负责收治病人、开处方;第二组是二线医生,负责病情的相关管理。我就在第二组,负责及时协助一线医生救治相关病人。”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博士后、现为华中科技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的晏维这样对记者说。

深夜11时多,夏文广才从医院回到家里,手中握着儿子神神秘秘递给自己的“密信”,信封上写着“送给爸爸的一封信”。几个字虽透着稚气,一笔一画中却透着已经能经得起风雨的男子汉神气。一瞬间,夏文广意识到儿子长大了。

“有一天晚上,我们一次性收治了30多名病人。护士凌晨两点打电话给我,因压力太大,绷不住,痛哭起来。”病人太多,工作压力远超负荷,而在当时,隔离环境还未充分做好,这意味着可想而知的感染风险。“哭完了擦干眼泪就继续回去照顾病人。我们这份职业就是这样……”

这一切,在让陈旭感动的同时,更让他体会到自己这份工作的崇高。他已是两个女儿的父亲,大女儿刚入小学一年级,小女儿在上幼儿园。同千千万万医护人员一样,疫情发生以来,他已经很久没陪过家人了。“我爱人是护士,她之前也报名要上一线,但考虑到两个孩子,我们商量还是轮着来。现在,既要忙工作又得管孩子,里外全靠她了。”

“又有新的病人今晚要送过来,几个病区之间得及时协调。”他告诉记者,医院从大年初一开设新冠肺炎隔离病区,接连几日每天加开一个病区,现在一共有7个病区。“这两天可能还需要继续开新病区。”

山东也是纺织大省,纺织服装业主营业务收入占全省经济总量的18%。疫情发生以来,不少汽车、石化、服装等行业企业转产口罩和防护服生产业务。

“大家都抢着报名,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上,说到底这也是咱们学医的初心啊。”农历腊月廿七,毕业于德国马尔堡大学的陈旭与多名同事一起,报名支援主要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重症科。

邓婆婆是医院观察室内年龄最大的病人,之前的核酸检测一直呈阴性。但实际上,根据国家卫健委日前发布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作为湖北省临床诊断病例标准。邓婆婆在之前的CT检查中已有了新冠肺炎症状的典型表现。

1月31日,女装品牌舒朗集团负责人吴健民了解到防控一线对防护服的迫切要求后,立即向烟台开发区招商局表达了设立防护服生产企业以缓解供给压力的愿望。在各方的通力配合下,从舒朗医疗公司成立,到首批民用防护服缝合下线,仅仅用了4天时间。

下班后,陈旭就回到酒店自我隔离,因为难以保证自己没有沾染病毒、担心传染家人。

医护人员6小时轮一班。防护服穿戴复杂耗时,上岗前不喝水、少进食是大家的默契。“下班后最想做的事儿,就是坐下来喝杯温开水。”陈旭对记者说。

“排班的时候,我们先考虑党员,面对任何困难和危险时,共产党员必须站在第一线。”

“爸爸,生日快乐!爸爸加油!武汉加油!早点回家!”“密信”里这样写道。

“请稍等一下,这是我们业务部的电话,必须接。”记者采访过程中,夏文广办公室的电话响个不停。

在严峻的防控局势下,山东玲珑轮胎股份有限公司认真贯彻落实各级政府关于”两不误,双胜利”的决策部署,切实做到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玲珑轮胎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受疫情带来的交通运输管制、物流派车交付等影响,玲珑轮胎2月份产量、发货量等有所下降,但总体仍保持平稳,原材料储备充分,物流运输重点保障,市场销售和物流发货有望稳步恢复,经营秩序有条不紊。”公司招远工厂、泰国工厂及德州工厂在春节期间坚持生产,柳州工厂于2月10日复工生产,荆门工厂等待政府复工的通知。”

此外,东明石化集团、东岳集团等龙头企业春节期间也一直保障着企业的基本运转。”我们没有’复’工,因为我们根本就没停工。”东岳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两手都要抓,经济生产不能丢

“会怕,当然会。但怕也得挺身而出。”他说。

满足客户需求是很多企业复工的动力。为巴宝莉、阿玛尼、优衣库等国际知名品牌提供面料的全球最大色织布面料生产基地企业鲁泰纺织一进入新年,国际贸易订单就开始满负荷生产,仅2月份就需要为客户提供2000万米的面料。鲁泰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战旗介绍,”现在是满负荷生产,复工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同时我们也建立了严格的防疫制度,严格内部管理,每天对员工两次体温测定,另外对车间、办公场所和活动区域每天进行三次消毒。同时购置了大量的防控物资,目前为止一万三千多名员工全部到岗,确保恢复生产。”

“在这场严峻的疫情面前,一亿多山东人民充分展现出’全国一盘棋’的大局意识和浓厚的家国情怀。”山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书坚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截至2月1日,山东已累计向湖北调运口罩661万只、医用防护服13.96万套、医用面罩11万只、医用护目镜4.5万副。互联网上更有”山东搬家式援助””山东铁憨憨真实在”等点赞之词。山东的快速反应体现着制造业大省的担当,把生产一线当作战”疫”前线,各类企业加班加点、争分夺秒生产,为全国抗”疫”提供强有力的支持。